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大学生做足浴月挣2800元 被父亲大骂不孝子(图)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做洗脚工,没什么丢人的。”3月19日下午,长沙某足浴城,记者采访了姚伟。他个子不高,看上去很秀气。单独面对记者时,他显得有点不安,揉搓着被水泡白的双手。

  小姚告诉记者,他来自常德汉寿县一小山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当他犹豫再三,把做洗脚工的消息告诉父母时,听筒那头先是死一般的寂静,随后传来父亲的大吼:“你个没出息的不孝子!”

  小姚说,已两个多月了,父母还是没能接受自己的这份职业。在他们眼里,这算不上一份正当职业。每当有邻居问起他的工作情况时,老俩口都不敢透露半点风声。母亲在电话中更是哀求他:“崽啊,辞了吧,大伙问你在干嘛,我们都开不了口啊。”

  姚伟顶住了家人的压力,静下心来,在足浴城里当起了学徒,和另外17名男孩女孩成了同事,开始为期两个月的学徒期。他没有向大家隐瞒自己的学历背景,在新员工见面会上介绍时,他就“坦白”了一切。“当时,底下一阵唏嘘。”回忆当初的情景,姚伟脸红了。

  学徒期间,小姚起早贪黑。一个月后,他被破格晋升为技师。转正后第一个月里,他拿到了2800元的工资。“看着他一下子转正,我们私底下都称他不愧是‘科班出身’的。哎,羞愧!”同事小吴坦承了大伙当时的嫉妒。

  对于这行业的“初来乍到”,姚伟称“非常感谢自己的老板”。他说,老板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饭碗,还对他尽心指导帮助。

  足浴城老板刘先生一语道破了当初聘姚伟的原因:“小伙子说要立刻挣钱自立。”他竖起了大拇指,“小姚没让我看错。他为人踏实,做事勤奋,是个很不错的员工。”刘老板说,这个农家来的孩子就是不一样,长得文质彬彬,可骨子里透出一股刚毅和冲劲。刘老板介绍,足浴其实是个技术活,手法的适度以及对的拿捏很重要。“小姚闲着没事就研究人体图,这门子技术他可算炉火纯青了。”

  姚伟:幻想很美好,现实太。考公务员没通过,找工作又屡次碰壁,毕业在即,得先找个能“”自己的地方,总不能老靠着父母养活吧?我读大学大概花了家里6万多元,大部分还是借的,得早点把钱还给亲戚。

  姚伟:不会,我认为大学四年是我人生经历的一部分,让我积累了很多知识和经验,而且足浴行业也不是人们惯常认为的那样,它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力气活,其实有中医推拿、通筋活络等医学知识和技巧在里面,在这个领域,我需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如果大家认为我是“饥不择食”,那就错了。

  姚伟:肯定不会,按摩技师只是我跨入门槛的第一步,如果自己做得好的话,等挣够了钱,自己会去开个小店,说不定到时候也开个足浴城。

  记者随机采访了30位普通市民,询问他们对“男大学生做洗脚工”持有何种看法。23.4%的市民表示“不能接受”,20%的人持“中立态度”,56.6%的市民表示“可以接受”、“应该肯定”。“做洗脚工,那大学不白念了,小学文化都能干的事情!”在公司做会计的吴女士这样认为。“自己的职业,自己做主,别人的看法不重要,只要自己不后悔。”小吃店田老板说。“这年头,找工作难,大学生应该放下身份,从底层做起。”被采访者李教授的话语中包含着肯定的语气。

  “我认为无论富贵亦或平淡,都只是一种人生经历。”湖南百花人才市场执行总经理肖雁说,职业无,只是分工不同。因此,普通人能做的事,大学生同样可以做。只是普通大众,特别是农民朋友,他们的观念和职业观念还没有转变过来。

  肖雁说,保健行业作为一个新兴服务行业,大学生还处于未涉入或“微涉入”状态。一方面,应聘时的低竞争力、相对的高薪酬,对于找工作难的大学生群体来说,不失为一个好出。另一方面,高学历人才的注入,对其行业的正规发展也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近几年来,高等教育逐渐从精英教育大众教育,大学生也从昔日的“天之骄子”向“普通劳动者”过渡。大学生如果就业观念,那势必使就业之越变越窄。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肖经理说,作为一个男孩子,能够顶住压力在这条上走下来,我挺他。

  2008年6月,西南大学中文系应届毕业生小潘,放弃了教师工作机会,端起洗脚盆做了普通洗脚妹。不久,网上便出现了一则评论《大学生当洗脚妹:领跑就业新观念》。

  网友“小生三戒”点评:当洗脚妹属于“就业新观念”吗?我认为值得商榷。并没有任何职业歧视的意思。但是,这并不代表可以鼓励或变相鼓励别人自甘于低下的生活。

  网友“简单就好”点评:对于无奈去洗脚屋谋生的弱势阶层,我们可以尊重或同情其选择,但不应对这种现象表示什么“欣赏”,更不能予以言过其实的称赞。

  2009年2月,贵阳中医学院针灸推拿系在校女大学生周静创业开了间足疗店,当起洗脚工,由于手法专业,吸引了不少顾客。

  网友“千里之外”点评:虽然我们认同职业不分,只要凭借自己的双手挣钱,都是值得尊重和赞赏的,但至少在现实语境下,“大学生”与“洗脚工”的这场意外“邂逅”,还是注定无法让大多数人接受。三湘都市报

  正方:浪费。培养一个重点大学毕业生国家和自身家庭都要耗费多少财力和心血,既然要做洗脚工还不如一开始就读职高或技校,专业还更对口!

  反方:务实。小姚作为重点大学毕业生却没有好高骛远,而是踏踏实实从基层做起,靠自己双手养活自己,不做啃老族,有何丢人?父母观念要转变!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