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疫情之下:创投机构募投管退迎挑战有创业公司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此次疫情导致的春节假期延长对各行各业都造成了影响,包括创投行业——对募投管退各个环节以及尽调、投后管理等都带来了一些挑战和影响。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这样的大下,创业公司需要积极评估对于所在行业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及时调整期间的经营策略,严格地控制好成本、现金流。

  王丽(化名)是一家消费电子企业的市场部负责人,2月10日她所在的公司将正式结束春节假期到岗上班,但她显得有点忧心:“因为我们产品主要还是零售,这次肯定会影响到线下门店的销售,具体影响有多大、供应链端产能会不会受到冲击目前都还不清楚。”更重要的是,该公司正处于下一轮融资的关键阶段,而当前的情况为其募资蒙上了一层阴影。

  王丽所在公司的情况代表了一部分创业公司所面对的尴尬现状,尤其是消费场景主要在线下的TO C行业,不可避免地会受到疫情的波及。而除了创业公司,创投机构在募投管退等多个环节也面临着挑战,各家机构都在采取应对措施。美亚梧桐基金合伙人孙万营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次疫情的“黑天鹅事件”会导致投资决策的进展延缓,“对于今年的投资市场都会带来巨大影响”。

  每经记者询问了多地的创投机构,其开工日期都响应当地的,例如上海、广东的多家VC、PE机构都表示将开工时间定在2月10日。一家上海中型VC的合伙人告诉记者,估计到时候也是远程办公,“事情还是要做的,投资人看项目,见不了面可以打电话,就是很多想要面谈的事宜没法面谈,一些需要现场尽调的也得延后了”。

  另一家沪上大型VC的高管则对记者称,虽然上班时间延后了,但这“都是长期投资中的一部分,毕竟我们投项目是有一个不短的周期的,2月3号我们就正常远程开周例会,还要看项目过项目”。

  孙万营表示,本次疫情导致的春节假期延长对各行各业都造成了影响,包括创投行业,对募投管退各个环节以及尽调、投后管理等都带来了一些挑战和影响。“例如项目尽调这类事情,大家可能会延长尽调周期,通过这个周期来观察整个项目的情况。投后管理工作,会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特殊时期的应该会形成这种紧密的追踪机制来追踪各个项目的具体情况;第二个跟项目的日常对接,大家会通过视频,电话会议的形式去沟通解决问题,减少不必要的直接接触。”

  在他看来,在这样的大下,创业公司需要去积极评估对于所在行业带来的冲击和影响,及时调整期间的经营策略,严格地控制好成本、现金流,对疫情带来的影响和冲击做好充分准备。“对于应对不及时、准备不充分的创业企业,确实会面临死亡的风险。”

  但另一方面他也指出,客观来说本次事件也是“危中有机”。“危”主要是指已投这些企业的管理和影响,“机”则主要是未来的一些投资机会。“我相信经过疫情之后,有很多企业的抗风险能力会进一步加强,这个时候应该是密集关注这些潜在投资标的很好的机会。”

  上述沪上大型VC高管对每经记者表示,该机构所投的大部分医疗健康类企业这次不仅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还有机会去参与防控工作,例如蛋白和疫苗的测试、研发,服务方面的免费问诊等,反而产生了很多机会,TMT行业目前看来也没有受到影响。“我们的合伙人们这几天也一直在帮这些被投医疗企业的CEO们做连接,缺原材料的直接拉到一起。价格方面合伙人们还去帮忙谈,把技术真正应用、落地到防疫中,挺提气的!”

  每经记者找到了多家分布在、上海、深圳、成都的创业公司,其复工时间也都与当地统一发布的通知一致。商业航天企业银河航天在给每经的回复中表示:银河航天对节后工作时间将根据国家以及地方政策进行调整推迟,推迟到岗期间的工资正常发放。而就在刚刚,市发文提出,除必需行业外,各企业2月10日上班。

  该公司还表示,银河航天的卫星研发专家可以在家进行卫星的技术思考和设计,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异地协同办公是新的选择。“我们有信心共度这个特殊时刻,保障今年银河航天的发射计划。”

  但一些其他行业的创业公司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正如孙万营所说,本次疫情对于消费、旅游、酒店等需要面对面、人人交互行业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整体的2C的影响最大,2B的次之,2G的会稍好一点”。上述中型VC合伙人也对记者表达了类似担忧,他指出,疫情主要影响还是在创业公司,尤其是很多无法远程工作的创业公司,“可能Q1的数据完全没法看了”。

  一家人力资源SaaS企业负责人则对记者坦言,虽然作为技术类公司,其本身并未受到疫情的明显影响,但由于上游企业主要来自餐饮、零售企业,这些公司受到的波及或将顺次传导下来。另一位来自深圳的VR娱乐从业人士也告诉每经记者,其多家线验店已经暂时休业了,对线下娱乐场所的影响肯定有,但“企业目前为国家能做的贡献就是响应一切控制疫情的措施”。

  一家总部base在成都、为中小企业提供法律服务的公司负责人表示,当前其面临的尴尬局面是有业务不能做,都推后了,但房租、员工社保、工资要照给,“公司入,各种支出一分还不能少,压力确实比较大”。

  不过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很多行业在想方设法为企业减压。一场浩浩荡荡的“减租免租浪潮”正在全国多地掀起,从红星美凯龙、龙湖集团,到万达集团和保利商业,都切实为租户减免租金,以期缓解这些企业在成本上的燃眉之急。而就在近日,广东省公寓管理协会、广州市房地产租赁协会、深圳市房地产协会等机构也纷纷发出对业主(房东)的减免书,呼吁其减免租户的房租。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