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瑞联新材两次IPO计划募资规模差144倍 关联企业“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近日,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联新材)科创板IPO成功过会。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注意到,与此前该公司创业板IPO相比,募投项目基本相同,但募资规模却超出了1.44倍。同时,瑞联新材的前五大客户之一曾是关联企业,与该公司关系复杂,因销售单价低疑似有利益输送。另外,关联公司中国瑞联欠瑞联新材的债务迟迟得不到也引起了业内人士的质疑。

  招股说明书显示,瑞联新材是一家专注于研发、生产和销售专用有机新材料的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OLED材料、单体液晶、创新药中间体,直接应用于下游OLED终端材料、混合液晶、原料药的生产,产品的终端应用领域包括OLED显示、TFT-LCD显示和医药制剂。

  在2017-2019年的报告期内,瑞联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1910.41万元、85656.72万元和99022.9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800.87万元、9464.21万元和14846.45万元。总的来看,报告期内,瑞联新材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呈持续上升的趋势。

  在冲刺科创板前,瑞联新材曾试图登陆创业板。此次科创板IPO拟募集资金10.5亿元,申请创业板IPO时拟募资额为4.3亿元,超出原募资规模1.44倍。

  在募集资金的使用方向上,招股说明书披露,此次科创板IPO拟募集资金的2.9亿元将用于OLED及其他功能材料生产项目,3.04亿元将用于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项目,上述两者的实施主体均为蒲城海泰,与该公司申请创业板IPO时的投资项目极为相似:蒲城液晶显示材料产业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1.17亿元和蒲城OLED光电材料产业建设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1.23亿元。

  既然该公司科创板募投项目与其创业板募投项目是同性质,那么为何两次募集资金总额却相差甚远?该公司在招股书中并没有做详细披露。

  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显示,作为瑞联新材的实控人,吕浩平夫妇与该公司前五大客户之一上海格瑞关系复杂,实控人夫妇与上海格瑞实控人李晨也存在重大交集。

  资料显示,李晨持有上海瑞格100%股份并担任执行董事,在2016年12月前,李晨还担任卓世有限执行董事兼经理。另外,瑞联新材副董事长高仁孝也曾经是上海瑞格的股东,并担任后者监事一职。

  上海格瑞常年位列瑞联新材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之中,瑞联新材向上海格瑞销售的主要产品为OLED显示材料。招股说明书显示,2014-2016年,瑞联新材与上海格瑞的交易额分别高达2184万元、2383万元和2590万元。

  期间,瑞联新材向上海格瑞销售OLED材料的单价均价分别为7139元/千克、5089元/千克和4680元/千克。而同期上海格瑞对外销售的均价则为7444元、5507元和5122元。由此可以看出,上海格瑞对外销售的均价明显高于瑞联新材向上海格瑞的供货价,幅度最高10%。

  2016年瑞联新材终止了与上海瑞格的业务关系,据称是为了加强向终端客户直销的力度。然而,在合作的三年时间里,瑞联新材是否通过销售向上海格瑞输送利益?

  除吕浩平夫妇外,瑞联新材的实际控人中的另一位是春。招股说明书显示,2005-2011年,瑞联新材有多笔资金出借给春的关联企业。2011年前,瑞联新材陆陆续续向春的关联企业出借了上亿元的流动资金。

  然而,不幸的是,这笔借款到期后还不上。2012年经过多方协议约定由中国瑞联这笔借款,但中国瑞联根本没钱还这笔债务,而中国瑞联也曾是春的关联方,春曾是中国瑞联的重要股东和董事。

  2014年5月,瑞联新材将中国瑞联告上法庭,要求拖欠的约1.14亿元欠款。之后,中国瑞联败诉,被判付瑞联新材约1.14亿元及相应利息。但中国瑞联仍未执行还款义务,最后瑞联新材申请强制执行,结果发现中国瑞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目前中国瑞联被列入被执行人和失信人名单。

  可以看出,上述案件的“性”人物就是春。尽管自己的关联公司对簿公堂,但春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目前此人仍然担任瑞联新材的董事长。

  2015年,春将所控制的中国瑞联股权悉数转让,并不再担任中国瑞联的董事。同年春个人按其原间接持有中国瑞联26%的股权比例,向瑞联新材补偿2958万元。但仍然有数千万元还没有,这个“大坑”是否要等瑞联新材上市后来填平呢?

  招股书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内,瑞联新材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52%、35.04%、39.67%;而同期同行的平均水平分别为44.23%、44.44%、41.43%,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此外,瑞联新材的主营业务较为纷杂,且各项业务之间协同性小。由于各项业务差异较大,因此面对的竞争对手较多,且来自差异较大的不同领域。

  如果按主要产品不同类别分别选择可比上市公司,瑞联新材的液晶材料选择的可比上市公司为万润股份(002643.SZ)、康鹏科技(科创板拟上市公司)、八亿时空(688181.SH);OLED 材料选择的可比上市公司为强力新材(300429.SZ)、濮阳惠成(300481.SZ),万润股份同时也为OLED 材料的可比公司;医药中间体选择的可比上市公司为博瑞医药(688166.SH)、凯莱英(002821.SZ)。

  对于公司毛利率低的原因,瑞联新材表示,公司的产品均属于有机新材料,具有产品种类多、结构式复杂、合成步骤长、反应条件严格、纯度要求高等诸多特点。除了产品结构和价格变动因素外,生产原料的变更、合成线的变化、生产规模和技术成熟度的提升均会导致产品成本发生变化,并最终影响公司的毛利率水平。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