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海外LP不断加码中国人民币基金募资却继续遇冷转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资本寒冬仍未散去,疫情又无情而至,人民币基金无疑雪上加霜,但与之相反的是,美元基金却表现抢眼。2020年以来,国内多家VC/PE机构纷纷宣布成功募集美元基金。据母基金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公开报道在中国设立的美元基金规模超过43亿美元,几乎是人民币基金募集量的两倍。

  事实上,美元基金近两年一直马不停蹄地进入中国,光速中国、启明创投等多家国内创投机构去年以来就纷纷传来美元基金募集完成的捷报。为何在人民币基金募集遇冷的情况下,美元基金一如既往的“火热”?美元基金打着怎样的中国“算盘”?

  资本寒冬新冠肺炎疫情,国内创投行业的募资可谓跌至冰点。投中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新成立基金471支,同比下降26%,环比骤降56%。但东边不亮西边亮,美元基金进入中国的势头在今年一季度依旧强劲。

  2月25日,CMC宣布已完成第三期美元基金总额超过9.5亿美元的募资。此次募集的资金来自多个全球公共养老基金、主权基金、保险公司、金融机构、捐赠金、母基金及家族办公室等机构投资者。

  3月18日,元璟资本宣布已完成4.5亿美元三期基金的首轮募资,该基金的出资人包括知名主权财富基金、科技产业集团、国际养老基金、专业母基金和知名企业家/家族基金等。

  3月底,高成资本完成首支美元基金的募集,募资额超过3亿美元,新基金的LP多为大学捐赠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基金、家族基金及保险公司等长期投资者。

  4月9日,启明创投宣布完成第七期美元基金的募资,新基金的规模为11亿美元,专注于医疗健康和TMT两个领域的早期投资。和以往一样,启明创投所募集的绝大部分资金来自于享有盛誉的大学捐赠基金、慈善基金、家族基金和养老金基金等。

  4月15日,光速中国宣布已完成15亿美元全球精选基金的募集,单笔投资金额可达到5000万美元~1亿美元。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底,一级市场共完成330支基金的募集,前34支基金中有25支人民币基金共募资4133.7亿元,9支美元基金共募资1882亿美元,相较2018年,美元基金募资额上涨874%,人民币基金募资额上涨28%。

  不难发现,参与上述基金的出资人,多数来自海外的养老基金、产业基金、家族基金、捐赠基金,以及保险、财富、金融机构等机构投资者。有业内人士介绍,在全球化资产配置的时候,这些基金一般会将10%-15%的份额放在亚洲,这其中又会将50%-60%的投资比例放在中国市场。在多数美元LP看来,中国VC/PE的发展速度超越国际平均水平,质量和成熟度也已经接近欧美成熟市场。

  在全球经济形势都不明朗的情况下,为何美元基金依旧能表现出进击的态势?设立了母基金十多年,并且投向多只境外美元基金的澳银资本,对美元基金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和认识。“美元基金近些年在中国的发展有不错的表现,所投的企业有比较清晰的上市退出的通道,而且上市效率也比较高,因此海外LP的期望值在美元基金身上也是比较清晰的。”澳银资本董事长熊钢认为,反观国内,市场和制度的不确定性风险较大,人民币基金不具备美元基金这种比较明确的退出条件,因此人民币的LP会表现得更加谨慎。

  此外,熊钢认为,对美国的LP来说,之所以能如此积极投向全球以及中国市场,离不开美国这两三年较好的经济形势,积累了不少的投资资金。“从美元基金对回报率的期望值来看,只要超过2%-3%的贷款利率就可以向LP交代了,而且美元LP追求长期回报,投资中国市场能实现美元LP的期望。”据熊钢介绍,从澳银资本母基金投向的美元子基金的业绩来看,这15年的收益远超人民币基金,“我们当初投了4000多万美元,至今15年的时间,已经获得了超过7个亿的回报了。”

  除了拥有不错的收益,从近些年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创业项目来看,背后都不乏美元基金的身影,在中国市场上找到自己熟悉的品种,又能发现在某些领域具有性创新的模式,也是让美元基金感到兴奋的原因。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海外LP看好中国市场,选择具备稳健性优势的美元基金进行资产配置,是美元基金加速进入中国的根本原因。

  虽说海外LP热衷于中国市场,但也并非盲投,具备良好治理结构和稳健投资风格的美元基金管理机构是其首选。这就是为何美元基金的GP能够频繁募集到美元基金,但人民币基金却很难募集美元基金的很重要原因。德联资本合伙人肖然指出,美元基金管理机构有更成熟的和体系,但主流的人民币基金更多是Pre-IPO、创业板催生的产物,在国内被广泛认知也就十多年时间,遵循的是更质朴的上市赚钱逻辑。“大家自然在和方上存在一定差异,况且美元LP是否有足够的动力去认知人民币GP也值得讨论。”肖然表示。

  而在熊钢看来,市场始终有其正确的选择,不选择人民币基金管理者就是对其满意度比较低,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许多人民币基金并没有给到投资者比较好的回报 ,因此长期稳健的回报,是美元LP最为看重的一点。

  尽管很难,但在人民币基金募资紧缩的情况下,许多人民币基金的GP必须想方设法地拿下美元基金这个“深口袋”。来自Preqin调研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本土创投机构美元基金募集规模占比就达到57%,高于同期人民币基金43%的比例。这是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首次反转。

  “不做美元基金是没有饭吃的,过去两年更加明显。”2019年11月底,洪泰基金年会上,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向在场的洪泰基金员工和LP们如此表示,不管有多难洪泰都要募美元基金。转道美元基金,是否为人民币基金当前下的救赎?

  肖然认为,“不做美元基金就没有饭吃”这句话是不成立的。假如说机构可以比较正常地募集人民币基金,而且“募投管退”走得都比较顺畅,不做美元基金,相信也可以过得很好。在他看来,国内无论从项目还是退出上,都能给到人民币基金足够大的空间,事实上国内头部的人民币基金就是这种状态。反过来说,如果一个机构为了募不到人民币基金,而去募集美元基金,这常有挑战性的事情。

  但是,肖然也认为,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结合机构自身的战略方向,丰富币种和LP的组成,探索多元化的投资策略、方向和项目布局,对机构的长远发展肯定是有益的。

  “因为募不了钱,就转募美元基金,且不说难度非常大,这就是一种投机行为。”熊钢对记者表示,澳银资本在2010年的时候,曾有过四年没有募资,也遇到了困难,但当时把精力放在了投后管理,把所投资的项目一个个梳理好,加强退出,最后基金退出率高达80%。“募资难不是因为市场没有钱,根本原因是市场对机构没有信心,机构在这个时候不如把投后管理做好,把基金的业绩做出来。”熊钢说。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