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海南周刊 民间爱鸟人士蔡挺:惊喜!村里飞来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算起来,蔡挺入“鸟坑”已有十余年。观鸟这些年来,他见过200多种鸟,这占到海南鸟类总类数量的一半。

  作为一名观鸟爱好者和在海南生活多年的市民,与鸟类打交道已成为蔡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稀松平常。然而实际上,在十多年前,蔡挺的生活与鸟类并没有过多联系。一开始他只是喜欢用望远镜看星星,后来才发现,用望远镜来观鸟,也很有趣。

  “我业余喜欢天文观测,以前常常会刷天文论坛,我发现论坛里有一些网友不仅讨论天文、星空,也喜欢讨论观鸟。”对蔡挺来说,他在无意之间推开了观鸟世界的门,也逐渐步入了护鸟的领域。

  2007年,蔡挺买来望远镜,在家里阳台上,夜晚看星星,白天观鸟。那时候,他看到了鸟,认不出来,也没有相机拍照,就只能拼命地记住它们细节特征,然后再翻图鉴、上网站查询、和网友讨论。

  靠着论坛网站的帮助,蔡挺得知,《中国野外鸟类手册》是本很好的工具书,对辨认鸟种类很有帮助;他还发现,自己用望远镜看到的第一只鸟,原来叫作白头鹎,而且海南亚种的白头鹎,头部不是白色,只有耳朵后面是白色。

  在小区里观鸟时间长了,出现在望远镜视野里的,来来去去就是白头鹎、鹊鸲这几种鸟,实在没意思。于是,蔡挺后来就想走出小区,去公园,去绿地,换个观鸟,“个人观鸟地图”开始向外扩展,那台原本用来看星星的保罗式双筒望远镜由于有点笨重,也换成更轻便的屋脊式望远镜。

  “2009年前后,有一次我在万绿园观鸟时遇到了卢刚老师,他当时也在那观鸟,告诉我他们有个海南观鸟会,鸟友们可以在一起交流讨论。”蔡挺回忆,这场“偶遇”后,他加了海南观鸟会qq群,认识了更多志同道合的鸟友。

  找到“大本营”后,蔡挺的观鸟线从万绿园,延伸到白沙门公园、东寨港等地,还绕着海口市不同方向的郊区转。顺带着,蔡挺随身携带的装备也换了,他买了一台单筒望远镜,专门观鸟用的那种。

  “观鸟的地方多了以后,发现和原来在小区里最大的不同,就是生境不一样,鸟类不一样,换了新以后见到的鸟种类更多。”蔡挺说,以前独自观鸟时,都是自己瞎转,既不知道哪里鸟多、什么季节有什么样的鸟,也不了解主要的观鸟点、鸟类的识别知识和习性等信息,更无法体会到鸟友交流观鸟收获的乐趣。

  观鸟过程中他发现,同一个观鸟点,往往是候鸟、过境鸟、留鸟都会出现。蔡挺说,海南是岛屿,本地留鸟经过长期演化后成为海南特有种类,譬如海南山鹧鸪、海南孔雀雉、海南柳莺。

  最近,蔡挺常去白沙门公园,这个季节那里的过境鸟较多。“像红翅凤头鹃、棕腹大仙鹟,都是有特色的、平时在其他地方比较少见的过境鸟。”蔡挺说,它们每年都会迁徙过海南,但停留时间不长。

  如今,说起海口市的观鸟点,蔡挺可以一口气列出很多地方:白沙门公园、金牛岭公园、东寨港、新埠岛、海口火车站博养村和龙头村一带

  “民间积极参与,重视和支持,自然和鸟类工作才能做得更好。”蔡挺认为,这是一种多方参与、共同努力的模式。

  这样共同努力的模式,蔡挺参与过。今年1月份,在海口市龙华区龙泉镇美仁坡村,有7只白鹈鹕“到访”这个琼北村庄,给不少人带来惊喜。

  当时,蔡挺负责对白鹈鹕做全天候监测,他和鸟友们组队、分配任务,在白鹈鹕出现的地点轮换着跟了一个多星期。白鹈鹕每天什么时间出现?出现在哪里?数量多少?有何行为特征?这些都是他们做监测时关心的问题。

  “经观察,一般每天早上7点左右,白鹈鹕出现在美仁坡村的定文村民小组水塘中觅食,下午两三点左右飞离,到美仁坡村那抽村民小组的一处高压电线塔上休息并过夜。”蔡挺说,7只白鹈鹕中,有4只是成鸟,羽毛呈粉白色;3只是亚成鸟,羽毛杂有灰色。连日来,停留在美仁坡村的白鹈鹕数量和行为特征较为稳定。

  这些信息,一方面记录了实时监测数据资料,另一方面是为做好鹈鹕科普宣传、开展多方工作提供了依据。

  蔡挺并非第一次参与这样的鸟类监测活动,他觉得日常观鸟和鸟类监测调查有着很大不同。“监测调查不仅关注鸟类种类、数量,还要记录鸟类栖息地情况、人为干扰程度、监测鸟类距离调查者距离等信息。”去年和前年,蔡挺参与了海南越冬水鸟调查,这是一项实力的行动。

  “越冬水鸟调查属于定量调查,调查时间一般为每年1月份,我们的调查线会分为北线个人的队伍负责,队长由具备较高水鸟辨识能力的资深观鸟人士担任。”蔡挺说,这是一项志愿活动,没有酬劳,没有过多的调查经费,参与者需要利用周末时间完成。

  “一般我们在一处监测样点,监测的时间是20分钟左右,如果步行走2公里监测样线的话,需要走一个钟头或一个半钟头。”蔡挺说。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