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观察周刊:把握还是左右选民?话说美国民调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即使再不留意新闻的人,也难逃开排山倒海的各种民调。这边是克里支持率略微上升,那边是布什民调再度下滑,只叫人看得眼花缭乱。在一切都数字化的年代里,候选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实时用数字反映出选民的认可程度,另一方面,民调也成了人物决策的重要指向标。

  但是,犹如股价波动和投资者的选择之间会产生微妙的互动,数字在反映的同时是否又影响着﹖

  “大部份美国人直到选举前一个星期才开始真正关注民调,因此那时的民调才能说明一些问题,它可以通过对比来反映候选人潜在的实力。”伊利诺大学香槟分校新闻系教授利博维奇(Louis Liebovich)对《观察》周刊说。

  从2003年九月党初选揭幕以来,佛蒙特州州长迪恩(Howard Dean)以互联网为工具,发动基层选民,掀起一股迪恩旋风,民调全线飘红,放眼望去,迪恩俨然是最有总统相的候选人。

  但2004年一月爱荷华初选几天前,佐格比民调显示克里和爱德华兹升势强劲。佐格比甚至预言,爱荷华的初选,克里和爱德华兹胜率五五开。这个石破天惊的民调立即被各大争相报道。

  爱荷华的初选结果确实如佐格比所预言,克里拔得头筹,爱德华兹紧随其后,此前被看好的迪恩仅排第三。爱荷华州的结果从很大程度上奠定了初选局面,从此克里一领先,轻松斩获党候选人提名。迪恩只在自己的老家佛蒙特获得第一。迪恩在爱荷华失利后的一声长啸成了政坛上的一个经典镜头。

  把镜头放得更远一些,1996年克林顿和多尔(Bob Dole)的总统对决中,大多数调查显示克林顿遥遥领先于多尔,领先幅度一直在两位数以上。但佐格比为透社所做的调查显示,双方在竞选的差距非常接近---大约在7到12个百分点之间(扣除民调通常的三个百分点的误差率,两人的差距其实在1到6个百分点) 。

  然而在那次竞选中,包括美国电视网(CNN)﹑哥伦比亚公司(CBS)在内的主要过份夸大了克林顿的领先程度,反复将多尔报道成“远远落后于”克林顿的候选人,并预测克林顿将以绝对优势再度连任。最后克林顿以8个百分点胜出(克林顿:49%;多尔:41%)。尽管克林顿的胜幅确实非常明显,但也绝不是民调所预示的一边倒的结果。

  这次预测大失水准,被讥讽是比1948年预测杜威胜杜鲁门还要糟糕的民调。不少没有投票的党人抱怨说,如果他们知道多尔还有一线希望的话,他们不会待在家里的。是民调葬送了多尔的总统梦吗﹖

  利博维奇认为,美国人已经对民调习以为常,因此民调不会影响他们的决定。但如果民调结果呈一边倒,这可能带来双向的影响。一方面,很多选民看到他们支持的候选人遥遥领先,可能就不去投票了,既然已经胜利在望;另一方面,落后候选人的支持者可能会倒戈,因为他们不愿支持一个失败者。

  但德莫因(Des Moines)德拉克大学(Drake University)系主任古德福德(Dennis Goldford)持另一种观点:民调对选举结果可能有戏剧性的影响力,“民调不仅反映一种现实,同时也创造自己的现实。”

  佩尤(Pew)研究中心主任迈克尔·戴莫克(Michael Dimock) 说,民调和的互动是个“鸡和蛋”的问题。到底是藉由民调数字反映出来,还是民调数字影响选态,这个问题很难回答。

  让人物却又噤若寒蝉的佐格比说,如果进行得好,民调可以非常精确地反映,但这里有两个谜思需要:一﹑民调能预测输家赢家。民调只是某个特定时刻的反映,它可以反映某种趋势,但选举当天可能发生很多事情。很多摇摆选民在那一天拿定了主意。虽然民调员会问一些预测性问题,试图了解选民对某些事件和信息会作出何种反映,但民调只是某个特定时刻的产品。

  另一个需要的是民调能决定选举结果,既然如此,何必去投票﹖民调只是对观察家﹑甚至选民自己的判断加以肯定,比如这是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竞选。当然,初期的民调会影响到候选人筹集资金的能力,但不会左右选举的结果。

  对于克林顿和多尔的那场竞选,佐格比说,尽管报道给多尔造成很大困难,但没有真正的显示多尔能够赢得。也没有明显的显示,任何候选人失利是由在选前民调中处于劣势导致。

  回到当前的选前战场,八月号的《家庭》(Home Journal)推出内容一致﹑两种封面的版本。一个以第一家庭布什夫妇为封面,另一个版本以党克里夫妇作封面。这个别出心裁的做法从侧面反映出,双方旗鼓相当,让有心捧场的实在难以跟风。

  不过和这种四平八稳,两面讨好的做法相比,大部份在民调之争中起的作用是推波助澜,越搅越混。美国对民调的兴趣用狂热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尤其是在年。几乎所有的主流﹑都推出自己的民调,但是数量的增加没有带来质量的提升。民调失手蒙羞的例子并不鲜见。不过这并不影响推销自己民调的热情。

  前民调专家伦兹(Frank Luntz)指出,和竞选民调(campaign polling)不同的是,民调的目的是为了预测结果,竞选民调是为了影响结果而制定竞选战略。因此,二者在人群取样﹑问题用语和分析方法上都有很大不同。准确与否是竞选民调的线,尤其是在选举前的最后几天。但民调的存亡是看能它吸引多少观众,准确并不是它们追求的目的。预测或民调越是耸动,越能吸引观众的兴趣。

  作为选民,在一家当记者的凯莎·格林(Kesha Green) 的看法似乎验证了这种说法。她对《观察》周刊说,民调结果和候选人筹钱多少一样,都是喜欢追逐的目标。

  看来,在纷纷扰扰的民调背后,还是有幕后推手的身影。他们为了各自不同的目的,揣测着选民的想法。不过话说回来,调查到底还是制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它是检测人物表现的尺码,也可以让选民了解,自己的观点是不是在主流之内。

  至于民调和之间到底相互影响到何种程度,其中的或许是留待统计学家和心理学家去解决的问题。但当我们再看民调时,还需擦亮眼睛。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