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观察周刊:找寻后911时期的安全战略平衡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在9.11三周年的纪念日,一家的记者专程跑到美国首都,想采访一下纪念活动的盛况。但她失望地发现,这里静悄悄的,并没有什么大型的纪念。“白宫前的草地上,人们在踢球。”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说。

  “9.11三年纪念日没有过去隆重。并不是说明美国人逐渐淡忘了它。” 美国防务信息中心(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研究员迈克尔·道诺文(Michael Donovan)博士对《观察》周刊说,“原因有二。首先,美国人不一定用哀悼的形式来纪念某件事。其次,美国人现在的全副都在处理伊拉克的烂摊子上。他们对9.11的哀思已经转移到对这场战争的关切,还有今年的总统上了。”

  “克里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使自己的中东政策明朗化,为选民勾勒出鲜明的战略前景。” 佩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民调研究主任斯高特·基特(Scott Keeter)说,“他仍有翻盘的机会,但选民是否买帐,还要看他的安全战略究竟如何。”

  2001年9月11日的使纽约的世贸中心变成了一片废墟,3000多名美国人丧生。悲痛之余,美国人开始反思自己的国家战略。耶鲁大学教授约翰·刘易斯·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在他的著作《惊奇,安全和美国的经历》(“Surprise, Security, and the American Experience”)写道,

  “大部分的国家寻求安全的方式就像多数的动物一样:在遇到后下意识地后退,以的对手。但是美国人则相反,他们对于的反应,特别是突袭,会马上反击,更有意识地积极对抗,彻底源。我们(美国人)已经将这种反应的推广视为一条安全途径。”

  不守的策略在后9.11时期被布什发扬为“先发制人”的安全战略。但是在道诺文眼中,这一战略有两面性,利弊参半。

  “好的一方面是,通过对9.11事件的深入报道,党和党都意识到,美国的安全政策需要。但是保守主义者和主义者想的不一样,”他说,“保守主义者们是‘至上’论者,要在中东实现,;而更加小心,他们在考虑这种所谓的是否适合当地的文化、传统,他们在实行政策前会先预估可能的后果。”

  道诺文话锋一转,“但坏的一方面是,的观点虽然在布什中得到了充分的实践,但三年来的事实表明,伊拉克战后一团乱麻,人们开始反思这种单一的中东政策。”

  “最主要的问题是布什过分强调军事进攻,而忽略了‘多层面’的战略改组。”他说,“在军事之外,对内有情报部门的,对外有美国的整体外交政策。比如,在今后五年中,美国的大战略就不可能只着眼中东,而不顾亚洲或其他地区。中国作为在国际社会中说话越来越有分量的大国,(对美国而言)她在亚洲乃至其他地区的权威和影响力也是问题。”

  “先发制人”的战略在美国的战略传统中渊源已久。加迪斯在书中回忆道,在英队于1917年攻入后,当时的国务卿亚当斯(John Quincy Adams)即提出了战略三大核心(先发制人、单边主义和霸权)政策:其中批准杰克逊(Andrew Jackson)入侵当时还是西班牙领地的佛罗里达,就是先发制人。

  因此,对于想有所作为,又不知如何为之的派而言,要提出更有分量的安全策略并非易事。佩尤中心最近所做的调查显示,多数美国人希望美国在谨慎的态度(66%)下执行果断的外交政策(62%)。在这方面,、两党各有优势。布什的“先发制人”战略符合“果断的外交政策”,但是不够谨慎;反之,克里阵营比较谨慎,但是又不够果断。

  党大会后,布什的支持率一度大幅超越克里。就在9.11三周年的前一天,美国公司(ABC)/《邮报》发布了最新的民调结果,布什的支持率是52%,而克里只有43%。很明显,虽然选民们虽不满布什的一些政策,但同时又觉得克里提不出自己的建树。

  对此,道诺文为克里辩解道:“伊拉克问题实在是一团糟,克里提出了将某些国家包含在今后的伊拉克重建问题中,如果要再具体,就很难讲了。毕竟,问题太复杂,要想完全理清,需要很长的时间。”

  专门研究的基特在接受《观察》周刊专访时,分析得很透彻:“关于9.11引起的安全政策之争,有六成的认为,布什在中东用兵的时间过早。但同时,美国人也希望伊拉克战事得到解决,因此,又觉得布什的‘先发制人’政策在某些情况下是合理的。美国人的这种矛盾心态让他们想从中找到平衡点,但是,至今还没有找到。”

  离11月2日的总统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虽然克里目前落后,但基特和道诺文都认为,他仍有反超布什的机会。“关键要看两人今后的公开辩论了。” 道诺文说。

  虽然辩论日程还没有敲定,但美国已经透露出,两位候选人的首要议题就是伊拉克。“这是自越战以来第一次,外交政策成为总统中选民最关心的问题。”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的教授、总统史学家艾伦·里池特曼(Alan Lichtman)说。

  里池特曼认为,三年前对纽约和的对今年的白宫角逐战有着至关重要的冲击。“9.11袭击正在塑造这次选战。其中很重要的内容是,新总统要如何回应9.11,如果看待伊拉克战争,制定法案。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从9.11引发出来的。”

  “我对美国对后9.11政策的报道,感到很生气。” 道诺文明确表示,“它们忽视了自己教育受众的责任,没有深入挑战的政策,而无形中充当了布什安全战略的宣传工具。无论是偏左的电视网(CNN),还是保守主义的福克斯新闻(FOX),都过快地接受官员所说的话,没有举起手来追问。伊拉克和9.11事件根本没有关系。当布什宣布它们‘相关’时,美国却没有问一句:到底它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就将这则新闻当作事实给美国大众。”

  道诺文对的虽然令人信服,但是从美国主流文化看,只代表了派的观点。佩尤中心所做的研究发现,美国受众更倾向于将9.11的报道和伊战报道分开来看。

  “美国大众对在9.11和之后的伊拉克战争的报道表示很满意。尤其是对9.11,对这场悲剧的报道全面而真实,受众整体反应很好。”基特说,“随后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就显得更有争议性。一方面,大众对报道正、负方面的战况感到满意,但是他们并没有通过的报道了解全部的事实,尤其是派,认为过早充当了布什的。”

  三年之后,美国在9.11纪念日当天,并没有特别隆重的纪念仪式。但是基特觉得,美国人对9.11的怀念并没有改变,而对这一事件的报道和过去一样。

  9月11日下午,笔者无意中过马里兰大学的图书馆,发现门前站立着两名身着黑衣的卫兵。他们低头致哀,身旁排放着纽约世贸大厦和五角大楼在被炸前的照片。学生们从图书馆出来都默然不语。

  大部分美国人在这一天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事,他们在用一种安静、分散的纪念方式哀悼9.11中丧生的亡灵。这也许就像道诺文举的例子,美国人把“国殇日(Memorial Day)”(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定为国家假日,以纪念在各战争中为国捐躯的英勇烈士。而在对美国冲击极大的珍珠港纪念日(12月7日)当天则不放假。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