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中国经济70年发展新观察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金碚,中国社会科学院 工业经济研究所, 100732;郑州大学 商学院,河南郑州 450001 金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郑州大学商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产业经济、区域经济。

  内容提要:观察和研究中国经济70年的发展道和中国工业化的历史和现实,不可拘泥于现有的经济学范式承诺框架,必须要有新的范式思维。在中国经济运行和发展过程中,中国的角色存在、重要地位和极具穿透性的作用是一个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按照党—政—微的范式构架深入观察和透彻研究,不难发现,中国经济发展曲折前行的70年历史中,存在一以贯之的逻辑线索和内在根据。经济全球化实际上是由人类发展的两个“奇迹”推动,一是国家二三百年来的工业化,二是中国的工业化。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微观—宏观经济学范式能刻画的世界,而是具有显著的域观特征和域际关系的世界。人类发展经由工业化、中国工业化和“一带一”推动的全球腹地工业化,将使“人类故事”演绎得极为精彩纷繁。

  中国70年来的经济发展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个伟大奇迹。有国外学者研究了人类经济发展的漫长过程后感慨:“这是世界史上最成功的发展故事。”①从世界范围看,200-300年前的工业和工业化,也曾经是人类发展史上的一个伟大奇迹。中国今天创造的第二个发展奇迹,得益于和受于第一个奇迹,希望以其为榜样,承认其为“师傅”,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并非是对工业化第一个奇迹的简单模仿和复制,而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过程。因而,中国经济发展70年的历史,并非工业化的同样理论可以充分解释的。有学者总结,关于中国经济史的研究主要有两种范式或学派:历史学范式和经济学范式。“历史学派的研究重心和优势是收集、整理和熟练运用史料,体现研究问题的‘中国化’。经济学派的研究重点和优势是经济学的分析工具和经济理论,强调研究问题的‘化’。”②如果以更贴近“中国化”的思维和与“化”对比的方式,认识和解释中国工业化和经济发展70年的进程,我们将看到一幅怎样的图景呢?如果基于传统经济学范式难以解释,或其描述的图景与实现差异巨大,那么,应以怎样的理论来刻画中国经济发展70年的历史逻辑呢?

  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现代化都起始于工业化。从世界范围看,与工业化前相比,现代经济增长了1500%以上。工业化和现代经济增长被称为人类发展历史中“史诗般的、非常规的大事件”。所以,“现代经济的大飞跃不可能仅靠捕捉可计算的常规预期利润来推动”③。可以说,以工业化为核心的经济现代化是人类发展漫长历史中的一个“奇迹”。由于经济现代化首先表现为显著快于人类发展长期过程的经济增长,于是,经济学家们力图以各种理论来解释现代经济增长的原因即分析经济增长特别是高速经济增长是如何发生的,由此,提出了“节俭论”“储蓄推动论”“贪欲正当论”“资本积累论”“地理优势论”“产权激励论”“论”“大推进论”等各种关于经济增长和工业化动因的理论。也有一些学者认为,观念的力量(例如教、文艺复兴运动等)改变了世界,或者制度变革促进了工业化和经济现代化。当然,对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人,会进一步提问,“观念为什么会改变()?”“制度变革是怎样发生的?”按照马克思的历史观点,生产力进步决定生产关系变革,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么,为什么近现代在生产力发生非常规性进步的一些国家会出现工业和工业化现象?

  关于现代经济增长的几个具有哲学意义的争论是现代经济增长以及制度形成和变革是主导的吗?是因为人类追求经济合,才导致了现代经济增长吗?如果突出的力量,是谁的产生了根本性作用?对此有两种根本不同的认识。

  一种认识认为,个人有一定的,大多数人都会努力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但人类的个体即使都具有,也根本没有处理整个社会经济中大量分散的经济信息的能力,无数个人只能靠自发的交换行为来(不自觉地)决定资源配置,每个人的“贡献”和取得的“分配”额之所以匹配,是因为相信“市场竞争”机制像一只“看不见的手”,发挥调节作用。这一认识的根源实际上是不相信集体的存在,更不相信社会可以有一个“计划中心”体现或代表集体,有效地实行“计划经济”,所以,关于社会经济的资源配置决策归根到底只能在一定的规则秩序下由个人的选择来决定,经济学术语说就是由竞争的市场机制决定资源配置。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说:“苏格拉底有句名言——承认乃是智慧之源,此言对于我们认识社会具有深刻意义。要认识社会,首先必须意识到我们对许多有助于实现自己目标的东西必然是一无所知的。”“文明是人行动的产物,或者更恰当一些说,是数百代人行动的产物。但这并不意味着文明就是人们设计的产物,甚至也不意味着人们清楚文明发挥功能或继续存在的基础。”④也就是说,哈耶克相信个人是有的,但社会却不可能有代表集体的“计划中心”,也无法“设计”出“文明”。不过,他不认为个人就是追求经济价值最大化的工具(马克斯·韦伯语),而认为人并没有与生活的其他目的毫无关系的“纯粹的经济目的”。哈耶克说:“除开守财奴的病态案例以外,就不存在纯粹的经济目的。有的人都不会以经济目的作为他们活动的最终目标。严格说来,并没有什么‘经济动机’,而只有作为我们追求其他目标的条件的经济因素。在日常用语中被性称为‘经济动机’的东西,只不过意味着人们对一般性机会的希求,就是其希冀取得可以达到不能一一列举的各种目的的能力。”⑤换句话说,“经济动机”并不是人的最终动机,而只是达成最终目的或本真价值动机的手段(工具)。

  另一种认识不仅相信集体利益和集体的存在,而且相信人类具有能力,可以(至少在相当程度上)自觉地把握社会经济发展规律和方向,并作出体现集体的集中决策,避免社会经济发展的盲目性导致的矛盾和。这就是社会主义观念以及主张可以发挥经济调控作用(以至实行经济计划)的认识论基础和逻辑根由。当然,即使是最极端的主义者,也不否认的作用,不过,他们认为总是会犯错的,因此,虽然不可避免地需要有竞争秩序,但必须把干预减少到最低限度。

  基于对人类的认识,关于社会经济运行和发展的理解和解释,逐步形成了主流经济学的基本范式(当然对此在学界也有各种不同观点和学术立场)即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这一学术范式假定,经济活动的主体是具有经济(工具)的个人或私有企业(并假定企业的行为目标取决于个人),个人和企业作为市场经济的微观主体,依据市场价格信号(把市场想象为所有人进行产品交换的“大集市”,假定每个人都有关于产品交换比率的经验)自主决策、交易、决定社会资源的配置(贡献和分配的匹配)。所以,只要给微观主体(个人和企业)充分的竞争和产权,以个人主义行为推动的市场经济就可以实现经济增长,以至发生工业和工业化。当然,除此之外,还假定有一个被称为“”的宏观决策主体,市场秩序和对经济活动的宏观(总量)态势进行“调控”。具有“唯一性”(可以是超越行政机构的机构,例如美国联邦储备系统)和决策行为的独断性(的决策过程可以通过“公共选择”机制来实现),这实际上暗含着假定:至少在经济总量关系层面,具有或者可以代表集体(例如要求达到总需求与总供给的平衡或实现充分就业等社会目标)。总之,微观—宏观范式成为解释经济运行和发展的基本思维框架。

  以这样的学术范式和理论思维也可以解释中国经济发展70年的进程吗?中国的现实国情显然非常不同于上述微观—宏观范式设想的情况,特别是,中国的经济主体和参与角色显著不同于主流经济学的范式承诺(假定)。最大特点是,中国经济发展中,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一个角色或因素是由确认的居于执政地位的中国(以下简称“党”),她发挥的作用非常强大,但在经济学的范式框架中却没有她的存在。党既不是一般的微观经济主体,也不是经济学范式承诺中的,她的作用也不同于宏观经济范式认定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控。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