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导航

联系我们

010-64168475

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丰产支路9号东环广场A座写字楼9层
邮编: 100027
电话: 010-64168578
传真: 010-64748699
邮箱: service@sdgzjr.com
价值投资:做好股票的收藏家

来源:永乐国际     发布时间:[field:pubdate function="MyDate('Y-m-d',@me)"/]

  虽然李剑先生很低调,只看过他的两篇文章,但我认为他是中国理解巴菲特最深的人之一。无论是投资策略还是选择企业,都有精辟的见解。“投资要大气一些”、选择“万千宠爱在一身”的股票、“首先考虑公司有没有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这些都是价值投资的精髓。

  已逾知之年的李剑先生,儒雅几近文弱,很难想像他曾种过田、做过工、放弃省级宣位的处级岗位下海开广告公司。在朋友的帮助下有了一定积累后于1995年奋勇杀入股票、期货、外汇三个市场,并一度应邀打理上海一家期货公司,每日看图画线,波浪理论江恩技术得滚瓜烂熟,在波峰浪底杀进杀出,却于1999年差点倾家荡产。尔后,思上改弦易辙,几乎是,了价值分析的道。从此苦读巴菲特,精研价值投资理论。入门槛后一登堂入室,深得其奥,终于重新在股市崛起,并带动身边一批股友成为富翁。

  李剑:“主要是我持有的公司质地不错,而我又握住不放。但也要承认,有运气的成分:A股股改后这两年涨的太凶了。我不希望这样。我希望好股也应慢慢涨,不要让我有要卖的念头。”

  我认为,投资要大气这五个字很重要,否则学价值投资就学不到精华。学价值投资当然比学技术分析和听小道消息好得多。

  第二点是眼界要高,这是第一点的顺延。我们要挑选的应该是极优秀的公司,不只是在行业中最佳,而且要在国内市场中最佳。

  第三点是不要在操作上讲究小的技巧,什么高抛低吸,什么止损,什么底部顶部。更不要去计较小的利益,比如一点差价呀,波段呀。

  李剑:“是的。你看波浪理论最为典型,大浪里面有小浪,小浪下面有细浪,永远有无数种可能。”

  李剑:“我想大概有这样两层意思,一是它的涨幅能达到一百倍以上。第二层意思是它须要‘万千宠爱在一身’,就是要拥有多种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

  记者:“一百倍!听起来是有些惊人!具体应该怎么来选择这样的优秀上市公司呢?是不是要多看财务报表?”

  李剑:“我首先要说读财务报表只是价值投资的一个小的方面,这方面我自己就走了一段弯,把眼睛弄的更差了不说,还差点钻进牛角尖里去。注意研读财务报表只是表明关心基本面,这与专看K线图和听小道消息者确实不一样,但这还不算是价值投资,更不等于是学巴菲特。我认为,调查和思考企业的重大问题,比如持续竞争优势问题,盈利模式问题,未来利润增长点问题,管理层问题等等,才是价值投资首先要关心的几个问题。这些问题财务报表上没有,或者说不直接反映。”

  李剑:“首先考虑公司有没有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这个‘独一无二’极其重要,你会一下子就把优势公司和一般公司筛选出来。我有个习惯,如果我用半个小时都找不出一个‘独一无二’出来,我就要放弃它了,尽管它可能看起来股价较低。如果是股友问我某只股票怎么样,我一般也是先反问:它有什么独一无二的优势吗?”

  李剑:“包括核心竞争力,但不光是核心竞争力。严格说,核心竞争力是管理科学的概念,管理学是科学,投资则是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在投资学上,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含义要丰富得多。”

  李剑:“我归纳了一下,大概有五种吧。虽然它们互相之间有一点重合或者互为,但为了思清晰,还是分类叙述为好。

  第一种应该是垄断优势。按照经济学上的‘垄断’的含义,是指单一的人或少数几个人控制着某一个行业的生产或销售。我喜欢用自己的话说,就是独家生意。当然,这种垄断必须是价格不受管制的垄断。”

  李剑:“第二种应该是资源优势。资源就是与人类社会发展有关的、能被利用来产生使用价值并影响劳动生产率的诸要素。很多公司都拥有各自的资源。资源的关键在于稀缺,按照稀缺的程度可以分成不同的等级。我最喜欢的是具有独占性质的资源优势的公司。

  第三种就是能力技术优势了,也就是大家讲的最多的核心竞争力。这个比较好理解。能力指的是公司团队在决策、研发、生产、管理、营销等方面的能力。

  第四种应该是政策优势。政策优势主要是指为加强相关产业的战略,制订相关有利于发展的行业政策与相关法规,使相关产业形成某种具有意义的优势。”

  李剑:“还有一种是行业优势。行业分析是我们投资者作出投资抉择的很重要的一步,有时甚至是投资成功的先决条件。因为有些行业牛股成群,你投资的赢面高;有些行业却牛股稀少,你投资获胜的概论低。”

  李剑:“不,这还远远不够。我的意思是,有了其中一种独一无二的竞争优势就有了关注的前提了。接下来要考虑的是这种优势能不能形成极强的赢利能力?我们投资股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看它有没有良好的收益,所有的优势最终也还得落实在收益上。”

  李剑:“我前面说过‘股不惊人誓不休’。好股票应该具有数十倍以上的成长潜力和前景,平均每年的利润增长率不能低于20%(净利润增长率大于20%),能超过30%就更好。”

  李剑:“还不够,还要看它的优势和盈利能力要能够长期保持(连续3年净利润增长率大于20%,连续3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大于20%)。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持续竞争优势。这一点难度更高,更有技术含量。”

  李剑:“价格当然重要,好公司加上好价格才是好股票(连续3年净利润增长率大于20%,连续3年营业收入增长率大于20%,最新价小于10元)。”

  记者:“接下来该是谈收藏的问题了。您好像是一个特别有耐心的人吧?您的一些股票五年多没动一下,您怎么能守得住?”

  李剑:“既然是精心挑选的好公司的股票,那你就要像收藏家一样把它收藏起来。没有卖出的那一天。因为长期而言,股市永远向上,特别是优势企业的股票。”

  李剑:“有些东西说说容易,比如高抛低吸,实际操作时很难判断什么是高,什么是低。这些是自己能力圈之外的东西。”

  记者:“也会有公司因为基本面变坏而从此一蹶不振吧?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您不卖的观点是不是就遇到了强有力的反驳呢?”

  李剑:“公司一蹶不振的情况也不能完全排除。但我们还是可以不卖。这似乎不太符合巴菲特的思想。但我仍然认为这是对的,而且这是经过认真思考和实践过的。我很喜欢彼得林奇的看法,假如你有一个10只股票的长期投资组合,中间有一只股票出了问题,由于选的都是极为优秀的公司,那么我们持有的其他9个股票还是在给你赚大钱。进一步说,一个优秀公司的基本面出了问题,你可后才知道,而这时股价已经下跌了不少,这时卖出很难说是正确的行动。”

  李剑:“这种情况不叫卖了,叫换股,因为总的投资数量和投资金额没有变,还是在收藏好公司的股票。只要不是太频繁,这是可以考虑的。”

  记者:“您已经谈了严格挑和不要卖,对随时买没有讲到,而且,这里还有个问题,随时买,又有价格问题了。万一买到高价的股票怎么办?”

  李剑:“前面说过,价格问题是个复杂的问题,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问题,能力圈之外的问题。不要动太多的脑筋去想买入时机的问题。不同的人参加工作有先后,入市时间有早晚,一旦决定投资,难免会买到高点低点,但有了严格买和不要卖,即使是不那么幸运,最终还是会大获全胜。”


 


                                                        永乐国际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